庭月_廿九

条条框框束缚着的娃娃,
不如一只飞蛾自由。
咖啡透翅天蛾才是本体~~

过完了年,春天就要到了。
图二加了滤镜,意外的好看~

最近画的鳞翅目小可爱们(๑• . •๑)~

猫在被窝里偷偷画完了这张,大蚕蛾真的敲可爱(//∇//)

记得戏曲课上,老师曾说过:很多明代服饰的特点从来就没有消亡过,它们完整地保留在了昆曲的服饰当中。
所以我设计了这样一组带着昆曲元素的汉元素服饰,我叫它:戏说。
这组汉元素服饰分礼服和常服。
礼服的设计灵感是宫衣。与传统的宫衣厚重的风格不同,这里的云肩材质为纱制,整体形态接近晚明的云头肩帕(没有找到太多资料,此处准确性存疑)。下方坠以米珠流苏,垂坠感更强。明代舞衣(后发展为宫衣)多配以披帛,因此我在设计中加上了纱制披肩。
常服大衣的灵感来源于披风。它的材质比较厚重,袖长较传统汉服短。绣花纹样灵感来源于章文,为了日常性,这里减少了一定数量。
常服里面的服饰上身原型为立领衫,裙子部分原型为百迭裙。

俺好似惊乌绕树向空枝外,
谁承望旧燕寻巢入画栋来?
今日个知音喜遇知音在,
这相逢异哉!
恁相投快哉!
待俺慢慢地传与恁
一曲霓裳播千载。